112天! 三家医院接力坚守,64岁阿姨与医生共同书写“生命的奇迹”

“感谢医生,帮我‘守’住了母亲!这个春节有了别样的意义”,昨日,64岁的刘女士(化名)在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张惠兰教授团队的精心救治下康复出院,她儿子特意带着4封感谢信和1块“生命的奇迹”特大号牌匾送到医院。他说就是特别想要分享,分享这份来之不易的生命奇迹。

最危险的“呼吸机依赖”

三个多月前,湖北黄冈的刘女士因突发脑出血被送到当地医院紧急救治,脑出血控制了,命暂时保住了。不料却因肺部感染呼吸衰竭、血氧下降,只能进行经气道切开的机械通气处理保证氧合,病情也越来越重,只能转到武汉继续治疗。40多天的机械通气及对症治疗,病情慢慢趋于稳定,医院尝试为刘女士拿掉呼吸机,但此时刘女士呼吸窘迫,有濒死感,这是常见、也是最危险的“呼吸机依赖”

“40多天都坚持下来了,我妈妈还年轻,我不甘心带着呼吸机回家,这等于放弃。”12月18日,刘女士的儿子决定最后一搏,在网上仔细翻看同济医院呼吸病专家简介,执意将母亲转至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重症监护室(RICU)治疗。

“10天!我一定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

张惠兰介绍,临床上一般把带上呼吸机21天还撤不掉的称为困难脱机。刘女士已气管切开40余天,反复尝试脱机失败,精神压力很大,对治疗产生抗拒心理。一旦无法自主呼吸,极易再发生感染、营养不良的情况,生存质量堪忧。“10天!我一定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面对刘女士儿子坚持还是放弃的焦灼,张惠兰说。

张惠兰立即组织神经内科、心内科、康复医学科、护理部等多学科会诊。重症患者过度依赖呼吸机会造成呼吸肌肉萎缩、膈肌变薄、肺活量下降等多种并发症,脱机失败不是单一因素造成的,通气需求与重症感染、神经传导、心血管、免疫相关呼吸肌无力均有关系。针对不同的情况,最终排除原发脑出血疾病对呼吸中枢直接损伤、心衰、肌无力,主要应对的应该是严重的肺部感染和长期卧床导致肌肉痉挛及失用性萎缩,随后调整治疗方向,积极进行纤维支气管镜检查及局部抗感染治疗。

“第7天,我接到了医生电话。”刘女士儿子的心情复杂,期待是好的结果。看着张惠兰不愠不恼地详细讲解了刘女士的病情,针对性地给予治疗及康复计划,让本来六神无主的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张惠兰肯定地说,“你、你母亲和我们一起努力,就有希望脱机!”

37天,成功脱机

第9天,刘女士的肺部感染很快得到有效控制。由于刘女士长时间卧床及呼吸机依赖,胸廓肌肉僵硬,就如同脚抽筋一下,需要对抗肌肉痉挛才会慢慢恢复。于是张惠兰又请来呼吸康复师通过针灸及手法康复,帮助呼吸肌松解改善胸廓活动度,同时膈肌电刺激促进自主呼吸。

膈肌电刺激治疗很痛,刘女士好不容易燃起的信心又要放弃。怎么办?医生就拿着她孙子的语音反复播放,“奶奶,我在学校摔了额头,结痂了。你快回来看看我。”刘女士又重燃信心。

37天里,在同济医院医护精心救治和亲人的鼓励下,刘女士的潮气量从不到100mL,慢慢增加到200 mL,直到现在400mL,接近正常值。潮气量是人一次能够吸入或呼出的气体体积,这也是评估是否能够脱机的重要指标。一切准备就绪后,张惠兰团队开始让刘女士尝试脱机10分钟,20分钟,1小时……

1月21日刘女士完全脱离呼吸机并去除气管切开套管,自主呼吸,所有指标正常。昨天出院。

张惠兰介绍,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RICU以呼吸系统危重症疾病救治、疑难重症间质性肺疾病诊治、肺血管介入、呼吸康复为主要特色,在国内呼吸重症领域处于领先水平。呼吸康复贯穿于危重症医疗全过程,涉及多学科合作,多维度的诊断和评估,为患者定制个体化的呼吸综合康复方案,让患者活得更有质量。

通讯员:田娟

来源:同济医院

责任编辑 包令晖

登录长江云账号

{{isMobile ? "账号密码登录" : "短信登录"}}
发送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验证码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