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进入赛时运行阶段,场馆“大闭环”管理

王曼昱战胜刘诗雯,夺得WTT澳门冠军赛女单冠军

注意!25日起中东部将迎来新一轮大范围雨雪天气

湖北这条高铁开通进入倒计时!

王艳玲、马国强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深度调查:《正在消失的洪湖渔民》(上)

长江云APP   2016-11-23 12:18   长江云  

长江云报道(湖北之声记者赵欢 董延超采制)在洪湖广阔的水面上,有一群世世代代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他们吃住在船上,常年在水上漂。然而随着近几年洪湖湿地生态环境的恶化,渔民们离湖上岸成了大势所趋。这一庞大而特殊群体的上岸安居无疑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离开湖泊,没有土地和房屋的渔民们将如何实现安居乐业?当地政府给予了渔民哪些扶持和帮助?渔民们能否顺利告别水上漂的生活?请听《正在消失的洪湖渔民》(上):

11月1号,天气阴冷,寒风瑟瑟,洪湖码头笼罩在淡淡的鱼腥味里。有渔民划着小船在湖面上行驶。一米多长窄窄的小木船,既是他们的捕捞船,也是他们去岸上的交通船。这一天,56岁的徐保勇没有去捕鱼,待在自家的“座船”上。在洪湖,渔民们把吃、住的生活船称为座船,座船上,被褥、灶具、电视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穿着救生衣的洪湖住建局的工作人员们,正忙碌地挨家挨户测量渔民座船的宽度长度,估算船只价值。徐保勇是洪湖市螺山镇渔业新村村长,他知道,测量船只、拆除围网工作的启动,意味着他即将离开这个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湖面。

徐保勇:“我们专门搞鱼的,从我父辈以来,到现在从来没在坡上有田有地,祖祖辈辈在湖里搞鱼。我们村整个是582人,全部在水上,以湖为主,养鱼为生,在湖里搞捕捞,搞养殖。”

徐保勇说,他的祖辈父辈们在曾经的饥荒年代,从山东逃荒到江苏,又逃荒到了鱼米之乡的湖北。物产丰富的洪湖,用鱼类、莲蓬等养育了他们,生活才有了保障。在洪湖,渔民的祖辈很多来自五湖四海,操着不同口音的渔民,在这片湖上讨生活。夏天船板被晒得烫手,酷暑难熬,冬天水面寒风刺骨,躲在被窝里都冷。生活的艰辛在他们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徐保勇:“风湿病,一天到晚闹水,多多少少都有。你看我们渔民比正常城市的人,皮肤比较粗糙,风吹日晒,三十多度,零下几度,都在做事,环境恶劣。”

据统计,仅洪湖市登记建档的渔民就有1007户,2805人。面对上岸,渔民们心情复杂,既期待上岸,又害怕上岸。他们期待摆脱水上漂的生活,又害怕上岸后生活无着落。渔民们极少人接受过正规教育,大部分都是文盲,许多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上岸之后,他们将如何生活?也有很多渔民不理解,他们世代都是渔民,为什么现在要上岸?

对于几千名洪湖渔民来说,拆除围网,离湖上岸,的确是涉及他们生存的大事。让渔民离湖上岸,能不能实现依法行政、保护生态、改善民生的目标?我们继续来听记者的报道:

事实上,洪湖湿地生态环境经历了几个阶段。洪湖是大型草型湖泊,水位低,光合作用强,水生植被覆盖率高达98%。“昔日浪打浪,今日草茫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洪湖的真实写照。为了治理洪湖湖泊沼泽化,人工围网养殖方式应运而生。

荆州市洪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调研员曾晓东:“围网养殖在一定的历史时期是进步的,是生产力进步的一种方式。洪湖整个水产产量,在1991年的时候有水产人工养殖产量超过天然捕捞产量,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

生态环境最讲究的是“平衡”。近些年,过度的养殖,投放饵料、鱼药、肥料,农业面源污染和生活污染叠加,洪湖生态系统的承载能力大大降低。围网养殖也使洪湖的调蓄能力降低,水质退化。在洪湖水面上可以看到,渔民们安插的许多根竹竿依次排列水中,渔网挂在竹竿上,隐藏在水下,结成一片庞大的捕捞区域,昔日“洪湖水,浪打浪”变成了今日的“洪湖水,杆打杆”。

曾晓东:“一个围网,刚开始能达到平衡,但是周围环境变化,面源污染很严重,占领了产卵场、越冬场,鸟类栖息地,一个圈养就造成了这么多问题。我们拆除围网以后,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污染。”

2012年10月1号,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正式出台。该条例第四十条明确规定,禁止在湖泊水域围网、围栏养殖; 2012年10月1号以前已经围网、围栏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限期拆除。

从洪湖水,浪打浪,到洪湖水,杆打杆。洪湖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今年1月5号,习总书记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提出“共抓打保护,不搞大开发”,生态保护工作面临历史性机遇,洪湖能否抓好这一机遇?明天请继续收听《正在消失的洪湖渔民》(下)

(见习编辑 刘小笛)

相关阅读

进入长江云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

评论
打开长江云APP看更多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