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炳添因发烧取消赛季首秀

刚刚,武汉天河机场第三跑道工程开工

广东省深圳市报告多例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 湖北疾控紧急提示

美国全国各地举行游行示威 抗议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裁决

抓紧时间晾晒!湖北新一轮较强降水即将上线,局部大暴雨伴有雷电大风

武汉长动集团发展史

长江云APP   2021-07-06 16:31   湖北党史网  

中国长江动力公司(集团)(现更名为中国长江动力集团有限公司)是全国唯一一家既生产火力发电机组又生产水力发电机组的大型企业。集团核心企业武汉汽轮机厂始建于1958年,是原机械工业部定点生产热电联供汽轮发电机组的专业厂家。1958年7月26日,武汉汽轮机厂在武昌关山破土动工,至今已过去了54年。而作为我国机器制造业先驱之一的周恒顺机器厂繁衍主系,武汉汽轮机厂已有了近270年历史。

长动初建,力劈关山

1958年,党中央提出“中央工业与地方工业同时并举”的方针。在这一方针指引下,中共武汉市委和武汉市人民政府相继制定了武汉市工业建设200项重点规划项目,并选定在武昌关山地区新建机电工业基地。关山工业区同时上马兴建的工厂有武汉汽轮机厂(包括汽轮发电机厂)等10个企业,总占地面积8平方公里。其中,武汉汽轮机厂位于关山路口,在10个新建工厂中规模最大、占地面积最广。当时圈地面积是现在厂区面积的3倍,它东与武汉鼓风机厂接壤,南与湖北电机厂毗邻,西至鲁巷,北与华中工学院(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一路之隔。规划中的铁路专用线横穿厂区,南面连接余家湾火车站,向北直通武东工业区,与粤汉铁路接轨。一期工程形成年产60万千瓦汽轮机和发电机,以及40万千瓦大型电动机的生产规模,单机容量为1500千瓦到12000千瓦,并具备制造AK25型汽轮发电机组的能力。

1958年7月22日,武汉市关山工业区举行隆重开工典礼。那天,十里关山,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新搭建的五彩的牌楼上张贴着“快马加鞭,苦战半年,为胜利完成第一期建设工程而奋斗”的标语口号。中共武汉市委第一书记宋侃夫、武汉市人民政府市长刘惠农以及市工会联合会、共青团市委、市妇联、武汉驻军等方面的领导齐聚关山,在简短的开工典礼后,与解放军指战员、企事业单位干部、街道居民、学生和农民群众一起,轰轰烈烈地拉开平整土地的会战序幕。武汉三伏暑天,烈日似火,会战大军挥汗如雨,挥刀砍荆棘,舞镐平土地,推的推,挑的挑,扛的扛,争先恐后,不到一个星期就平整土地29.3万平方米。

1958年7月26日,这是一个武汉汽轮机厂职工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在刚刚平整好的土地上,武汉汽轮机厂第一栋厂房——轻金工车间破土兴建,武汉汽轮机厂诞生了!从这天开始,一直到1960年底,武汉汽轮机厂基建速度突飞猛进,相继建成的有二金工车间、铸工车间、木工车间、汽轮机车间、汽轮发电机车间、线圈车间等主要生产厂房。同时,各种机械设备陆续到位安装。与主厂房同步建成的还包括综合仓库、锅炉房、易燃化工仓库、汽车库、废金属库、冷却塔、变电站、压缩空气站、氧气站、中央实验室等,办公楼、乙炔发生站、煤气设施等生产辅助性建筑项目也相继完成,一些生活性建筑项目紧随其后跟了上来,铁路专用线的土方工程也基本完成。一座与北京重型机床厂同一张图纸设计布局的新型工厂雏形初现。

1958年10月,厂房还在修建、机床设备还在安装调试中,1500千瓦汽轮发电机组就投入了试制。在“全厂动员,自力更生,土洋结合,千方百计试制成功汽轮机和发电机”的号召下,全厂干部、工人、技术人员,满腔热情,党委书记亲自挂帅,大搞群众运动和技术革新,大干40天,克服了图纸、资料、大型铸锻件采购、木模模具、关键部套加工、总装试车等一系列重大困难,群策群力,闯过了一道道似乎无法逾越的技术难关。1959年3月12日,武汉汽轮机厂第一台汽轮发电机组在汉口电厂正式试车。刘惠农市长亲临剪彩,省、市有关领导出席庆祝大会。试车情况良好,机组振动平和,临界转数按设计要求不超过15丝,试车时仅有4~5丝,质量优等。试车当天,长江大桥至中山大道一带的路灯电源由这台机组输送,一时间,大汉口亮如白昼。边基建、边生产并获得成功的壮举成极大地鼓舞了武汉汽轮机厂干部、工人的斗志。

遭遇波折,艰难过渡

就在武汉汽轮机厂准备乘势而上,大展身手的时候,却遭遇了突如其来的一盆冷水。从1961年起,国民经济处于暂时困难时期,中央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众多基建工程奉命停建,被迫下马,武汉汽轮机厂首当其冲。顿时,一座热气腾腾的工厂一下子变得烟熄火熄,冷冷清清。从工厂大门口一直到关山口的厂外马路旁,摆放着不少尚未来得及安装的机床、行车等设备,听候调遣。已安装到位的8米卧车、4米立车、滚齿机、动平衡机、3米外园磨床等大、精、尖设备共计21台也被陆续调走。最令人伤感的是二金工车间一台F5捷克铣床装车准备运走时,党委书记王哲南明知阻拦无用,仍然不由自主地伸开双臂挡在汽车前面不让开走。而拆走汽轮机车间4米立车时,厂领导和工人们的心情沉痛到极点,大家围住设备恋恋不舍,有不少职工忍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为了顾全大局,武汉汽轮机厂广大职工做出了巨大的牺牲,42%的人员被精简回农村,余下的职工有的被派往湖北安陆支援水利建设,有的先后在东西湖、舵落口搞农副业,实现“生产自救、节约渡荒”。在困难的年月里,武汉汽轮机厂仅行车就卖了9台,其中有一台24米跨距的30吨行车卖给杭州一家工厂时,因对方不需要那么长的跨距,被截成两段后运走,让人痛惜不已。在武汉汽轮机厂停建的几年当中,工厂因管理混乱,丢失大小设备39台,库存的313吨水泥也因长期不用受潮失效。为试制两台6000千瓦汽机、电机而准备的原材料、工模夹具都作为破铜烂铁给卖掉了。余下的设备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污垢,一派荒芜景象。

1963年7月17日,武汉汽轮机厂迎来转机,划属中央第一机械工业部第六局领导。同年11月,工厂改名为武汉汽车发动机厂,转产汽车产品,靠改装自卸车度过了艰难的两年。1964年,工厂开始试制生产“694”汽车发动机、组合机和越野汽车,呈现风风火火之势。1965年,一机部确定武汉汽车发动机厂改名为武汉汽车制造总厂,负责管理湖北、湖南两省汽车行业的十厂一所。同时,为了加强三线建设,又明确武汉汽车制造总厂为“二汽”的中间生产试验基地,由二汽负责投资进行改造,提高汽车发动机和二汽组合机床生产流水线的生产能力。为此,“二汽”共投资348.34万元完成了铸造车间东跨扩建、新建木模车间、锻工车间、恒温室、变电站及职工宿舍、学校等,并充实了一批精密机床与专用加工设备。

但好景不长,1966年爆发的文化大革命使工厂再一次受到冲击,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七(点)上(班)八(点)下(班)九(点)走光”就是当时大多数企业的真实写照。即使如此,武汉汽车制造总厂仍维系着起码的生产秩序。

历经风霜,落地生根

自1958年破土动工,到成功试制1500千瓦汽轮发电机组,开发燃气机、水轮机、电动机、汽车发动机、35D汽车及军工产品等,虽都敲响了开场锣鼓,却总不能有个圆满结局。“武汽”期盼着机遇、期盼着落地生根。

转机,终于在1970年出现。

1970年6月3日,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张体学、赵修等领导来厂视察,在全厂职工大会上,张体学同志把当时武汉汽车发动机厂的状况概括为“一大、二空、三小、四落后”。意思是工厂占地面积大,厂房也大;但是厂房没几栋而且设备也不多,到处空空荡荡;生产的汽车发动机,产品小,一件只300公斤左右;技术落后、工艺落后、设备也落后。鼓励我们改变落后面貌,恢复生产大型发电设备。湖北省革命委员会随即下发《通知》,将我厂重新改名为“武汉汽轮发电机厂”,并决定由省基建投资100万元,建造汽轮机试车台、修建锅炉房和厂区围墙等。同时,经省厅批准招收的1237名青年工人陆续进厂,为企业补充了大量的新鲜血液。厂领导抓住这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明确电站设备制造的主业方向,决心一展身手。8月1日全厂召开动员大会,拉开了“大战120天,拿出第一台2.5万汽轮机”的会战序幕,并于12月21日胜利完成,26日召开了省第一台大型汽轮机诞生庆祝大会。紧接着又相继试制完成了2.5万千瓦汽轮发电机、5万千瓦汽轮发电机组;适时成立330(三峡)工程小组,拟订了试制17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的实施方案。

正当落实国家计委《关于武汉地区组织生产60万千瓦发电设备》,为把武汉汽轮发电机厂建设成中南地区最大的发电设备制造基地而甩开膀子大干的时候,又一场政治运动席卷全国,波及工厂。1974年3月,工厂成立“批林批孔”办公室,狠抓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批判“唯生产力论”,工厂好不容易试制完成了第一台5万千瓦汽轮发电机组,但党委每次开会都会遭到“炮轰”,领导一讲话就会被批判,批量生产5万机组受到了制约与干扰。直到1976年,工厂革命抓得“红红火火”,但生产却没有起色,加之普遍存在电力供应不足,燃料和原材料紧缺,生产一直难以形成规模,1976年上半年,工厂仅完成年计划的31%。据不完全统计,那段时间工厂人事变动频繁,仅厂级领导就先后调动了82人次,中层干部更是走马换将,曾经一次调动科级干部多达75名,占干部总人数的47%,而且当天宣布,第二天就要上岗到任。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武汽发,通过学习贯彻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工厂将工作重点转移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落实政策对全厂30余名同志的问题进行认真复查,执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方针的基础上,工厂抓住机遇,苦练内功,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管理;组织产品质量大检查,总项次合格率达到85.20%;成立考工委员会,对2~6级19个工种的工人进行应知应会考核,提高操作技能;成立“评奖委员会”恢复奖金和加班工资制度;提高效率,组织金属切削刀具比赛;控制关键工序,对主要设备操作工人通过考试颁发设备操作证书;重视技术和管理,成立工程技术人员与经济管理人员职称评定委员会,评定操作工艺师,鼓励没有文凭的工人发挥一技之长;组织宣传“形位公差”与“公差配合”等基础标准;成立厂科研和革新成果评审委员会,制订奖励管理办法,鼓励员工开动脑筋发明创造,结合实际进行小改小革;改进机制,建立劳动鉴定委员会,对生产一线的老工人实行岗位津贴;制定《关于简政放权,积极推行经济责任制的实施方案》,完善经济责任制;采取自负盈亏的方法,与劳动服务公司签订用人合同,解决了两种所有制人员的“混岗”问题。特别是在企业设备技术改造中,采用旧设备加电脑控制,闯出了一条新路,得到国家领导人的充分肯定和社会的广泛关注。扎实的基础工作,尤如培土浇水,为武汉汽轮发电机厂重发新芽创造了条件。

上世纪80年代初期,随着市委对企业领导班子的及时调整,武汽发厂认真分析国民经济发展形势和市场信息,结合企业实际提出了《企业全面整顿纲要》,在作出对内抓质量、抓管理,对外抓新产品开发,扩大服务领域的经营决策的同时,充分发挥业已开发试制成功热电联供机组的优势,大力发展以节能产品为特色的热电联供汽轮发电机组系列,抢占市场制高点。同时,大力开发效率高、适应性强的水轮发电机组和特种改装汽车,形成了三大拳头产品。瞄准20万千瓦汽轮发电机组组织设计论证并通过审查;全贯流水轮发电机组完成施工设计投入试制;承揽郑州热电厂、戚墅堰电厂和沙市热电厂背压式热电联供汽轮发电机组技术改造;成立争取三峡工程办公室,参加大三峡选址论证;相继完成小东江水电站7000千瓦、20500千瓦水轮发电机组和红石水电站3台5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的设计制造;成立特种汽车制造厂,开发WH940LS型9.5吨半挂粮食改装汽车、WH341型自卸汽车,形成市场销售网络。至此,武汉汽轮发电机厂经过近30年的艰难跋涉,彻底摆脱了上下沉浮、摇摆不定的尴尬局面,终于在关山这片热土上生根开花。

大江跃龙,腾云直上

1986年2月28日,又是一个值得长动人,尤其是武汽发人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武汉汽轮发电机厂聚能裂变,组建了我国第一个跨行业、跨地区、跨部门的大型企业集团——长江动力公司,日后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更名为中国长江动力公司(集团)。也就是从这一天起,长动麾下开始汇聚一路又一路精兵强将,吸纳一拨又一拨能工巧匠。就是他们,凭借着对市场的敏锐判断和准确把握,书写出一篇篇可圈可点的锦绣文章。

热电联供机组,是长动研究市场需求,发挥自身优势而推出的拳头产品。从没有当家的主导产品,到开发研制出九大系列、200多种规格的母子型热电联供机组,长动武汽发厂的热电联供机组,市场快速升温,需求不断扩大,很快覆盖了全国65%以上的市场。如今,长动的热电联供机组已从12兆瓦逐级攀上到155兆瓦的台阶,而重型加工装配车间的建成投产,无疑会使人们对长动武汽发厂热电联供机组再上规模,展开更为丰富的想象空间。水火并举,是长动在全国电站设备制造行业中独特的优势,参与从葛洲坝电厂到三峡水电枢纽的设计,虽然鲜为人知,却为长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造了雄厚的水电机组设计制造基础,进而赢得了国内外纷至沓来的水轮机组和水电站的订单。经长动承包建造,白莲河、小东江、隔河岩、清溪、红石等为数众多的水电站稳定运行。长动的水轮机组不仅分布在祖国的四面八方,也销往了日本、美国、印度尼西亚等众多国家。现在的长动,水电设备制造的单机容量已达到20万千瓦,在国内同行业中稳居一席之地。与清华大学联合研制的5兆瓦低温核供热堆,成功运行并网发电,创造了我国第一,为我国和平利用核能作出了有益的探索;天津碱厂自备电站工程中,长动创造了著名的三个一模式,即,用户交一块施工地皮,给一张总造价支票,长动按时按质按量交付一把完工钥匙。这种模式一经推出,便因既为用户提供了极大便利,也使政府部门得以腾出更多精力抓大事而广受欢迎。这是长动首开从卖电站设备到卖发电厂的先河。而上洞电厂的建造营运,则使长动实现了从卖发电厂到直接卖电的跨越。全方位、多角度地参与市场竞争同样是长动值得记忆的一笔。各类特种车辆(如电动双层客车、电动游览车、粮食散装车、食用油散装车、水泥散装车、多功能清扫车、垃圾装运车等)、溴化锂制冷机、重油乳化机、建筑打桩机、冰箱压缩机、废轮胎裂解装置、谐波电机、石棉水泥管生产线、油毡生产线、“神水”牌矿泉水等等,产品开发令人眼花缭乱。

在特定历史时期,长动集团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先后斥巨资兼并了武汉照相机厂、武汉缝纫机厂,理清了巨额债务并一举扭亏为盈;陆续通过输入管理、制宜改造等多种途径帮助武柴、武玻等省内外40余家成员企业走出困境;租赁经营湖南耒阳蔡伦造纸厂,为他们号脉除病;在老少边穷地区,长动向武汉市黄陂区蔡店乡双河村派驻农村基层建设工作组,对该村给予无私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智力援助;长动与湖北竹溪县合办微薄木厂、与鄂西鹤峰县合办百鹤玉加工厂,不仅使当地丰富的自然资源得到充分利用,更使该地区的人民开阔了视野,练就了因地制宜发展地方经济的本领,欠发达地区的落后面貌开始得到改观。

对长动集团及其作出的贡献,各级领导都曾给予充分赞誉和亲切勉励。李鹏同志说:“这个大型企业集团很好,我寄予很大希望。”李铁映同志书赠“敢为天下先”的条幅。孙起孟同志“愿长动长‘动’不息”。时任武汉市委书记的钱运录同志,在率领市委常委来公司现场办公时,对长动经验归纳为四个敢于:“敢于解放思想,敢于走企业化集团化道路,敢于参与市场竞争,敢于搞活内部经营机制。”一时间,长动声誉鹊起,报章杂志连篇累牍推介长动及其领导人,长动成员单位也由成立之初的跨五个省市、六大行业、27家成员单位,迅猛扩展到跨20个省区市、八大行业、200余家成员单位。可谓盛极一时,蔚为壮观。

调整思路,重获新生

由于盲目的扩张,长动集团产权结构、产品结构不合理,开始不堪重负,而当时的企业主要领导人也逐步地脱离市场和企业实际,经营作风粗暴,至1995年上半年,长动集团武汽发厂竟然没有一张订单。

1995年8月,长动集团新任领导上任初期就办两件事:一是找回“上帝”,二是大幅度扩充经营力量。那段时间,长动集团一把手亲率经营人员奔赴全国,或登门拜访,或召开用户恳谈会,做真诚的自我批评,表明转变经营作风的坚定态度。跑断腿、磨破嘴,终于感动了“上帝”,广大用户与长动武汽发厂冰释前嫌,重新握手言欢。获得新生的长动力戒虚妄浮躁,开始踏实、稳健的前行。从“转机制、抓管理、增效益”入手,苦练基本功,相继通过了由权威部门颁发的IS09001质量体系认证证书,在部级安全诊断师的指导帮助下,全面整改合格,获得“国家安全级”称号。企业内部精兵简政,实行减员增效,鼓励在岗员工一专多能,多劳多得。经过了市场的摔打、历练和扎实的内部整改,长动集团武汽发厂再一次向世人展示出自强不息的企业精神。

但长动集团毕竟错过了一段大好的发展时期,与同行业厂家最近十年来的的快速发展相比,长动集团一直没有摆脱“大而全”的束缚,由于体制机制改革滞后,权责利不分,虽然水火并举,冷、热加工并存,优势明显,但优势转化为强势的步伐不快。2005年8月,武汉市委、市政府调整了长动集团领导班子。经过7年的发展,长动集团先后荣获“五一”劳动奖状、湖北省优秀企业、湖北省国有企业改革先进企业、湖北省先进基层党组织、武汉市企业“十佳”党组织和武汉市国资委学习型党组织建设先进单位等多项荣誉。公司资信等级连年被评定位AAA级。2008~2011年,长动集团共实现销售收入43.9亿元,利税9.54亿元。2011年,共完成销售收入10.5亿元,利税1.96亿元。

2012年4月28日,中国长江动力公司(集团)更名为中国长江动力集团有限公司,完成改制。2012年5月22日,航天科技与武汉市人民政府正式签署《中国长江动力集团有限公司国有股权无偿划转协议书》。武汉市人民政府将长动集团80%股权无偿划转给航天科技。2012年9月5日,长动集团举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战略重组中国长江动力集团有限公司揭牌仪式,新公司将依托长动集团的专业团队和制造经验,利用航天科技的技术优势、资源优势和品牌优势,将航天应用技术与长动集团产品进行有机结合,引入工业驱动涡轮、清洁能源发电、低品质热能应用等技术,优化现有产品,巩固传统业务,开发新产品,拓展新业务,实现资产证券化,快速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将长动集团打造成为航天科技集团的高端装备制造中心。(朱石枫)

原载《武汉文史资料》2012年第10期


进入长江云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

  • 省气象局将重大气象灾害(暴雨)四级应急响应提升为三级
  • 湖北省2022年高考艺术类、体育类、技能高考一分一段表来了!
  • 买车大礼包!武汉买这些新能源车可领3000元补贴
  • 刚刚,武汉天河机场第三跑道项目开工!
  • 6月26至27日湖北省将迎入梅以来最强降雨
http://img.cjyun.org/a/10008/202107/99346b993b4a7b5af7a0e445397c80aa.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