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 别把老年人丢下

©原创   10-28 11:53  

前两天,一段留守老人提着香蕉,感谢通讯运营商营业员帮她注册健康码的视频在网上走红,温暖了许多网友,有人感叹:时代快进,别把老人丢下。是的,移动互联网发展让智能手机成了很多人的标配,今年的疫情,更是让健康码成为全民通行证,也让“接龙”、“云办公”、“在线教育”成为热词,那么,这一切咱们的老年人群体到底融入了多少?时值一年一度的重阳节,我们记者走到老年人身边,深度观察、了解他们对移动互联网以及智慧生活的理解与向往。

老年大学教师 江欣:我叫江欣,今年73岁,是南湖老年大学的一名器乐教师。我就从周一到周五天天有直播课,而且有时候一天是两节课。

江欣年轻时曾在文化部门工作多年,会演奏十多种中外乐器,退休后在多所老年大学任教。今年2月,学校提议老师们试试线上直播教学,江老师第一个响应参加。

老年大学教师 江欣(73岁):我马上回家就把我大外甥找着,我说你帮我下个钉钉,他马上几分钟就帮我搞定了。

在孩子们的指导下,江老师很快掌握了直播教学软件的用法,之后他又赶紧辅导起学生们,2月初,江老师的直播课堂开始了。

江老师的老伴儿袁婆婆既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助手。直播教学中,袁婆婆经常协助拍摄江老师弹奏时的手部特写,这样可以让其他学员们看得清清楚楚。

老年大学教师 江欣(73岁):他们的反馈出乎我的意料,说江老师我们跟着你在学校的课堂中上了两年多,没有在钉钉里面跟你上一学期,感觉进步大。

武汉市武昌区南湖街老年大学校长 李雨嘉:为什么效果更好一些呢?这个课线上教了以后,可以回放的,所以他学不会的话,就可以反复地回看,反复地学,这个技能就掌握得非常的好。

江老师说,他从2002年开始上网,还曾当过游戏论坛的版主,对电脑界面操作十分熟悉。近些年,大家都开始用起了智能手机,他也跟着学了起来。

老年大学教师 江欣(73岁):几个孩子都是我老师,女儿啊女婿还有外孙。我没有说我是老人要摆个架子,我是不耻下问,恭恭敬敬地向他们请教。

老年大学教师江欣的女儿 江小萱:因为我们天天在一块吃饭,经常会有这种信息的分享。我的父母我很庆幸,他们很开明,很愿意去接受一些新的东西。 

没想到熟悉电脑操作的江老师,在使用手机移动支付时却犯了难。

老年大学教师江欣的老伴儿 袁婆婆(73岁):家里这些都是我负责,网购快递呀买菜啊,都是我用手机支付,他不管。

袁婆婆(72岁):(手机)我玩的好,我比他玩的时间长一点。

老年大学教师 江欣(73岁):(玩手机)那她是我老师,图片上传、存储都得问她,到医院去结账挂号,我住院的时候都是她在搞。

随着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南湖街老年大学的模特班也于近期从线上教学转到了线下面对面授课。

74岁的李佐俭是最早加入男模班的学员之一,他的老伴儿陶玉恒也是老年大学的学员,这老两口在这里要上的一门课就是学习如何智能手机的使用。

老年大学学员 陶玉恒(74岁):他就是腰椎不好,经常去医院。我们去很早,别人看病我们还没轮上,后来才知道别人都是网上挂号。

陶婆婆说,她和老伴儿都是一年前换上的智能手机,目前只会打电话、发短信和微信聊天。

老年大学学员 陶玉恒(74岁):孩子们太忙了,又不住在一起,来一下吃完饭又慌忙跑了,教不了我们。

随机采访中,记者发现老人普遍反映不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机,就算会用,也只会一些简单功能,玩得溜的老人比例不高。

武汉市民(老人):我会支付宝微信支付啊,拍一些视频合成啊,剪辑录音啊,这些都可以,看一看摸两下就会了。

武汉市民(老人):健康码搞不到,扫码更搞不到,生活有很多的困难,还不是一点的困难。他不愿意交,他觉得你年纪大的人就是接个电话就行了。

不少老人表示,自己非常想使用智能手机,但苦于无处可学;而身边的年轻人又很忙,做老人的也不愿打扰他们。一些年轻人说,教上了年纪的人学玩智能手机,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老人想学,但又不想麻烦年轻人。一旦有了这种心态,老人与互联网渐行渐远。疫情之后,中国老年人正在加速“触网”,改变正在以另外一种形式悄然发生。

10月20日上午,二十多位志愿者来到南湖街老年大学,他们在这里经过培训之后,将为社区中有学习智能手机需求的老人上门服务。陶婆婆和老伴儿李爹爹也闻讯赶来。

老年大学学员 李佐俭(74岁):想学怎么处理垃圾,怎么建群,怎么购物,怎们看病挂号。

老年大学学员 陶玉恒(74岁):那个界面上有很多的图标,但是我一点就满屏幕都是,找个东西很困难。

志愿者们分成两组,手把手教起老人来。大概二十分钟后,李爹爹就掌握了微信支付这项功能。

老年大学学员 李佐俭(74岁):孩子也教了我们的,今天教了明天忘了,不应用就容易忘记。

李爹爹决定赶紧趁着热乎劲儿,去超市“实践操作”一把。

李爹爹随便挑了两个土豆径自走到收银台,排队时手里紧紧握着手机,并提前把手机里的付款码调出来,认真准备的样子像极了备考的学生。

《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数据显示,手机已成为老年人日常生活中重要的资讯、娱乐工具,其中手机阅读、小视频、互动签到、小游戏等功能大大缓解了老年人晚年生活的孤独,甚至成为他们精神生活的重要支撑。

专家分析称,虽然60岁以上的老年人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但他们的网络年龄往往只有几岁,对互联网信息普遍缺乏鉴别能力,进而对老人的生活造成一定困扰。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副教授 鲍立泉:我们经常说90后0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而老年人其实是互联网的“移民”,他们理解互联网,其实用的还是之前对待报纸、刊物这样的态度,落字为证,觉得互联网上什么都是权威真实的,容易造成理解的偏差。

专家认为,老年人融入互联网,首先要克服先天的认知偏差,才能渐渐培养出互联网的媒介素养。随着50岁以上银发人群占比达到1/3,银发网民数已超过1亿,而且用户增速2020年5月同比为14.4%,成为移动网民的重要增量。电商数据显示,重阳节前两周,湖北地区线上消费近10%由老年人贡献,可见,老年人群对互联网需求巨大、增速强劲。

老年大学教师 江欣(73岁):我认为不是时代把老人抛弃了,是我们这些走在前面的人,要给一点时间来辅导老人。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副教授 鲍立泉:除了年轻人“反育”,不断去向老年人普及互联网知识,咱们的社区教育、老年大学也要发挥作用,再就是互联网应用的自身变革。让老年人更好地融入互联网。

变老,是每个人终将自然经历的事情,一个成熟的社会,可以让每个人选择体面而精彩地活着。年轻人在自己飞速奔跑的同时,也等一等走得不那么快的老年人,毕竟善待他们,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同时,老年大学这样一个让老人更快地融入社会的场所,还可以更加多一些,使其能够覆盖更多的老年人,让咱们再多努点力,为全社会的老年朋友的幸福生活再多添一份甜味。

(来源:经视直播 记者:刘萍 孙亚光 责任编辑:王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