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年!宣恩篾匠手艺人田祖东的编织人生

04-27 11:35  

“爷爷,这个背篓是竹子编的吗?”“这个簸箕做得好精细啊”……4月26日上午11点多,在湖北省宣恩县沙道沟镇当阳坪村9组,几个过路人停下脚步,围观正在破篾的老人。

老人名叫田祖东,今年73岁。人们都尊称他为田篾匠。已在这个行业坚守57年了。

普通的竹子,在田老那双粗糙的大手中仿佛具有了灵性,编出的蔑制品十分精美。簸箕、箩筐、背篓、筛子等,他样样都会,哪怕是从未做过的器具,只要有图样,也难不倒他。

满脸笑容的田老,回忆往昔的日子,一根竹子、一把篾刀、一双巧手,半天功夫,篾在田老手指间前后翻飞,一件蔑制品便在他的手下诞生,他笑称,“娶妻生子, 养家糊口,一家人实实在在的生活,全靠它。”

田老从16岁开始拜师傅学习篾匠手艺。刚开始学徒很受罪,每天要砍竹子,砍完后要劈成蔑,最后还要用两把刀片把篾抽成细条。而这抽条很是危险,心手眼刀全力配合才行,否则一不留神,篾条伤到手,血流不止。“那时候还小,也很怕学。最怕的就是做蔑时蹲不住,还有就是竹片扎手。”田老说,“篾匠手艺是一门细致活,要经过多年磨练才能达到精熟的程度。从锯成竹节,剖成篾片,到编织成蔑制用具,要经过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等多道工序,而且大多需手工操作。没想到,做了这么多年,我也没想要放弃。”

在师傅的教导下,田老练就了扎实的蔑匠基本功: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样样通晓。“师傅常跟我说,剖的篾片,要粗细均匀,青白分明;编的背篓,要精巧漂亮,方圆周正;织的凉席,要光滑细腻,凉爽舒坦。”田老顿了顿,“这么多年,这些话我都是记着的。”  

“选材是竹编的关键,并非所有的竹子都能充当竹编的原材料。”田老说,刚到八年的竹子最有韧性,竹直、节长、上下径相差不大、竹节较平的竹,最适合编蔑制品了。“在编织时蔑条一定要压紧,不能留太大的空隙,这样编织出来的篾制品才好看。”

编制篾制品需要长时间坐下来,细心地去编,不能有一丝一毫偏差,稍有失误就要重新拆了再来,很多篾匠纵然是几十年的老手,一不留神也容易出错,剖、拉、撬、编、织、削、磨全靠一双手。一手握刀,一手扶竹,剖成粗细均匀的竹片,再将竹片削成各种规格的竹篾,将竹篾在指间与刮刀指间来回拉升,用手指感悟它的厚薄,然后就开始根据编织物品的不同进行不同的方法编制。

别看田老今年73岁了,可依然身手矫捷、精神矍铄,他一边用砍刀将已经破开锯好的竹子剖成竹篾,一边与围观的路人打趣聊天。

“七八十年代的生意最好,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竹制品美观大方、经久耐用。现在的人很多都没有这个耐心了,所以会的人越来越少了。”田老一边说,一边伸出双手,“你看,我这手已经被老茧磨掉一层又一层的皮,这是岁月打磨后的痕迹。”仔细观察,他的十根手指头像树根一样粗糙,手指、手掌到处是被篾片和工具刮伤的痕迹,可谓“沟壑纵横”。

篾匠旧时很吃香,无论是农家所晒谷子、苞谷与其它杂粮的晒席,还是簸米簸黄豆用的簸箕、筲箕,炭筛、米筛和隔筛,篓子,提篮,背兜,箩兜,斗笠,牛嘴笼,烘笼还是新姑娘出嫁时的针线簸、米粑簸,刷把,撮箕,土家族特色的花背蔸,青黄二篾匀称紧凑,锁边牢固细腻,拿在手上轻巧灵秀,无毛边无竹刺,从农具家具到日用品,是最好的绿色环保用具,不论城乡都少不了这些能工巧匠。

田老感慨,最初选择是因为学技谋生,篾匠技术曾经支撑了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如今依然在坚持,是在默默守护这门老手艺,做这门技艺最后的守候者。可他现在年纪大了,终有一天得放下这门老手艺。一编一织中的岁月是漫长的、平静的、淡泊的,需要用极大的耐性,他希望有更多对传统艺术感兴趣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能将这项民间手艺传承发扬下去。    

(湖北广电融媒体记者 李根 宣恩台记者 唐今朝 通讯员 周英芳 编审 丁依晨 责任编辑 骆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