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关漫道真如铁——探访娄山关

07-11 23:32   新华社  

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处的一座吊桥(7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娄山关,一个在中国广为人知但又有些陌生的名字。

它,距遵义城区约50公里,是连接重庆和贵州交通要道的重要关口,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它,因红军长征在这里打响两次战斗而彪炳史册、蜚声中外,成为人们向往的革命圣地;

它,也因关上千峰万仞、重峦叠峰、峭壁绝立、地势险要,而代指“难以攻克的艰难险阻”。

为什么红军会在如此易守难攻,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的娄山关两次与敌军激战?现在娄山关又是什么模样?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从遵义城区出发,沿G210公路直奔娄山关。

进入娄山关古镇,公路旁旅店、客栈鳞次栉比,这里已经被打造成了红色小镇,每年前来参观的人将近30万。

再行车10分钟,就到了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陈列馆,来访者在这里重温历史。

游客在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陈列馆参观(7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1935年1月7日红军长征途中占领遵义。次日,朱德命令红军部队“向娄山关侦察前进,驱逐和消灭该地敌人”。1月9日红军从关南发起总攻,迅猛杀上娄山关。这场胜利为具有“伟大转折”意义的遵义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有利条件。

娄山关的第二次战斗发生在1935年2月。二渡赤水后,红军回师攻占桐梓,夺取娄山关,二占遵义城,击溃和歼灭敌人两个师又八个团。《红军长征史》记载,这是在毛泽东等指挥下,发挥红军运动战优势所取得的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这一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军的士气,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特别是蒋介石嫡系部队的气焰。

在红军占领娄山关后,毛泽东即兴填词《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但实际上,数十万敌军仍然尾随其后。前方还有金沙江、大渡河、雪山、草地等在等着红军。

后来毛泽东在这首词的自注中写道:“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