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合伙人”能为武汉带来什么?

07-04 22:17   中国国际徽商论坛  

武汉市政府参事室参事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

“城市合伙人”的概念给合伙人赋予了一层新的含义,其将城市的优势与外来投资者的优势有机地组合起来,双方结成利益共同体,共担风险、共历艰辛、共创未来,实现双赢。

武汉能给“合伙人”什么

2015年7月20日,在武汉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动员大会上,武汉市委书记宣布首次推出“城市合伙人计划”。具体内容是:引入领军人才及团队,实行“一事一议”,最高可给予1亿元项目资金资助;打造国际人才自由港,5年引进10个产业创新顶尖领军人才,1000名高层次人才。2015年底,《武汉“城市合伙人”认定与服务工作实施办法》和“3个10条”政策清单出台,聚焦信息技术、生命健康、智能制造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广纳产业领军人才、知名创业投资人和优秀青年创新创业人才三类“城市合伙人”。

2016年3月30日,武汉市正式公布了首批60名“城市合伙人”名单。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博士、澳大利亚工程院院士程一兵等“国内外顶尖人才”、“国家级产业领军人才”、“知名创业投资人才”和“优秀青年创新创业人才”四类人才共计60人入选。年龄小的有80后乃至90后。

依据数据统计分析,首批武汉“城市合伙人”具有人才层次高、产业契合度高、项目科技含量高等特点。60名合伙人中,48人具有博士学位,55人具有海外工作经历,并拥有国内外领先的核心技术,部分技术成果将填补国内外空白。

在笔者看来,作为武汉的“城市合伙人”至少有三大便利:一是实行“绿卡制”,有效期5年。服务绿卡是“城市合伙人”直接享受相关待遇和服务的凭证。武汉将设立“城市合伙人”服务中心、武汉“城市合伙人”网站,并与相关职能部门和办理机构联网。武汉要求,各部门对绿卡持卡人办理各项业务时“一路绿灯”,“见卡服务”、不得另行审核,以期最大限度减少对创业活动的管制和干扰,最大限度降低创业投资的成本和风险,最大限度满足“城市合伙人”需求诉求。二是设立10亿母基金,作为天使投资,最高可以给1亿元的项目资金资助。三是市委书记阮成发直接与合伙人对接座谈,对城市发展、产业发展提出意见。向他们“借脑”,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不求所有,但求所用”。

 如何“筑巢引智”

人才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城市是人才成长的摇篮,能否成功地吸引人才是关键之处。武汉“城市合伙人”的打造,将人才、技术、产业和城市发展之间的联系巧妙地搭建出了一个载体。笔者建议从以下四个方面,加大对全球高端人才的吸引力:

一是传承“大武汉”的历史。让更多人了解武汉的历史与未来,是一种智慧。作为“城市合伙人”,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这个城市的一部分,为武汉的发展出一份力。

2011年,麦肯锡启动重大项目——研究全球城市未来变化,综合考量城市GDP增速、总人口数量、家庭总数等多项指标,从全球2600多个城市选出领先者,推出“全球城市600”这一研究成果。基于“全球城市600”,麦肯锡发布研究报告显示,2025年,武汉在全球的经济总量中排名第11位,上海、北京和纽约位列前三,第12名为伦敦,第13名则是洛杉矶。也就是说,武汉会在全国排第三位。

二是拉开“全区域”的架势。武汉的经济发展并不均衡。尤其是在汉口北地区,如果开车走汉十高速的汉孝段,基本上看不到现代工业。2015年9月,武汉市长万勇在一次企业家座谈会上透露,武汉市正在积极申报建立国家级新区,新区名称暂定为“武汉长江新区”。选址主要在汉口地区,涵盖空港、陆港和水港。该新区的研究范围为1200平方公里,准备申报范围为600平方公里。

笔者一直建议“像郑东新区一样建汉口北新区”,作为“城市合伙人”落脚的地方。笔者以为,定名为“汉口北新区”比“长江新区”要好,对比之下,长沙为“湘北新区”,南京为“江北新区”,重庆为“两江新区”。

三是抓住“大创新”的机遇。在武汉的改革史上,一直不缺中央的“厚爱”。最近的一次,也是力度最大的一次,无疑是武汉成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域。关键是看武汉人如何发挥“武汉精神——追求卓越、敢为人先”,怎么做这篇文章了。

首批武汉“城市合伙人”在汉创办的企业或研发领域,主要集中在信息技术、生命健康、智能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这些人才的引进,对武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和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具有重大引领推动作用。

笔者觉得,这60名“新武汉人”的到来,就像武汉一夜之间增加了60位工程院院士。因为他们在各自的行业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记得有一年开车走在路上,时任武汉市委书记杨松在广播上说:武汉有这么多的院士,为什么不能够“一个院士一个产业”?一些工厂好不容易搬走,为什么还要搞“都市工业园”?要搞创意产业园。

笔者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曾经在上海培训过,参观了莫干山50号、新天地等创意产业园。当时上海已经有70个创意产业园,目标是100个。而武汉还在做都市工业园。

确实,院士后面就是一个个的高新产业。

网上有人问: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有什么区别?有两个回答比较精准:第一,两者之间最突出的不同在于,中科院院士的成长,主要靠重点综合大学和大师的熏陶;而工程院院士的成长,主要靠重点理工科大学和大量的工程技术实践成为一名杰出的科学家或技术专家。第二,两者入选的标准不一样,可以说是教授与工程师的差别。也可以说,工程院院士应该是科技型的企业家。所以,把60位“城市合伙人”视为工程院院士并不为过。武汉作为科技实力全国第三的城市,将再度发威。

四是发展“大环境”的优化。建议以投资环境最优的城市为榜样,在“拿来主义”的基础上再创新。笔者对武汉投资环境的总体评价是:硬件好于软件。2015年初,《湖北省投资环境蓝皮书》编委会发布2015年中国主要城市投资环境竞争力排行榜,上海、北京、深圳、广州、厦门、天津、南京、杭州、大连、宁波位居前十,武汉位居排行榜第11位。编委会从基础条件、经济环境、科教与社会环境、生态文明建设显示度四个方面,建立中国主要城市投资环境竞争力评估指标体系,得出中国主要城市投资环境竞争力排名结果。

笔者还以为,与深圳对比,武汉的情况正好相反,武汉高校较多,能否把武汉的部属大学、中科院武汉分院、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创新者也纳入“城市合伙人”计划之中呢?

综上所述,笔者建议武汉要从历史、区域、创新、环境四个方面构建并实施、完善“城市合伙人”计划。下一步就是把“外力——城市合伙人”与“内力——科教人员”结合起来,才能产生无限的创新力。这同时也值得其他城市学习。(作者系武汉市政府参事室参事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