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啦 | 对话职教专家彭振宇:新时代新职教新作为

02-26 15:40   湖北之声  

日前,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这篇8700多字的文件对职业教育提出了全方位的改革设想。本次职教改革实施方案的出台是否意味着职业教育的春天来临了?

湖北之声《上课啦》节目特别邀请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社会职业与职业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湖北省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常务副秘书长彭振宇教授,探讨新时代新职教将创造哪些新作为?

彭振宇教授和主持人草莓在湖北广播电视台融媒体直播间

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旅游学院 客舱服务教学

职业教育有多重要?

彭振宇:从国家的角度讲,职业教育直接关系到国家核心竞争力的提升。社会的各条战线,尤其国民经济的各个部门,都离不开职业教育所培养的人。在德国,职业教育被称为是其经济腾飞的秘密武器。在美国,高素质的产业技术人才,是支撑其强大国力的中坚力量。从个人的角度讲,可以说职业教育关系到千家万户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都需要工作,这些工作中80%以上的岗位和人员都与职业教育有关。

目前人们对职业教育的认识有哪些偏差?

彭振宇:目前人们对职业教育的认识偏差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

(1)对教育性质认识有偏差。认为职业教育是考不上大学的人才上的教育。有些人甚至认为职业教育是成人教育性质。

(2)对教育地位认识有偏差。认为职业教育地位不高,不如普通教育像985、211大学那么体面。培养的是蓝领工人,不是坐办公室的。

(3)对教育质量认识有偏差。认为职业教育培养质量不好,什么人都可以上,怎么上都可以混毕业。

(4)对教育作用认识有偏差。认为职业教育学出来没什么用。学不学都一样。

造成偏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观念的原因之外,制度因素是根本。这些问题在“方案”中基本都有针对性的提出了解决办法。

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旅游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 学生在演播室实训

方案提出,到2022年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这对本科高等学校来说是“升格”还是“降级”?

彭振宇:从教育类型上来讲,既不是升格,更不是降级,而是回归。因为必须有大量的应用型大学支持社会各行各业发展。这跟我国的高等教育整体宏观结构布局有关。截止2017年底,全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2631所,其中本科院校1243所(含265所独立学院),独立设置高职院校1388所。从这个统计数据可以看出,我们高等教育的层次结构(专本比例)基本上是1:1。也就是说我们本科层次的高等院校已经很多了,可是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搞理论写论文的大学毕业生,社会上大量需要的还是应用技术型人才。职业院校所培养的技术技能人才其实就是应用技术型人才。所以对很多普通本科院校来说,必须面临着从学科型向应用型转变的现实,回归到职业教育的行列里来。因此,从建立更加科学健康的国家高等教育结构的角度上来说,应该说国家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关于本科层次职业教育,我认为这主要是职业教育作为一种类型教育基于完善自身层级结构的一种内在要求。它实际上反映了两个规律:一是反映了经济社会发展对应用技术型人才规格提高的客观规律;二是反映了职业教育作为一种类型教育自身的教育规律。教育渠道必须是通畅的,不能是断头路。

《方案》提出: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在这个方面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有哪些思考和探索?

彭振宇: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的努力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加强研究。积极探索本科层次应用技术人才培养规律;二是夯实基础。积极做好相关准备。

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正在进行汽车检修实训

《方案》里提到“双师型”教师占专业课教师总数超过一半。什么是“双师型”教师?为什么职业院校教师要强调“双师型”?

彭振宇:“双师型”教师,即“同时具备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能力的教师”。同时,“方案”对“双师型”教师的要求也很明确。“占专业课教师总数超过一半”,也就是说要有50%以上的专业课教师成为“双师型”教师。

为什么职业院校教师要强调“双师型”?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培养的人才不是研究型人才,而是应用型人才。是直接面向职场一线的技术技能人才。这些人需要的是实打实的职业能力、工作技能。因此要培养这样的人,作为教师自身也必须具备扎实过硬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你不仅要懂理论,你还得会实践,会给学生示范、指导、评估。这种区别主要是由于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具有不同的属性要求所决定的。普通教育按照学科要求,需要学生系统性掌握某一学科知识,为将来研究做准备。而职业教育则按照工作要求,遵循职业发展规律和职业人才成长规律进行教育,为将来从事职业工作做准备。所以作为职业院校教师,必须既懂理论,又懂实践。黑板上开火车,白纸上学维修,那是永远学不会的。

目前职业院校的教师构成是怎样的?如何解读《方案》中关于“教师队伍”的新规?

彭振宇:目前职教师资来源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普通高校毕业生;二是企业;三是其他高校教师。主渠道还是普通高校毕业生。这就造成了很多新进职业院校教师不适应职业教育教学要求的状况,讲理论头头是道,一动手束手无策。所以这种从“学校”到“学校”、从理论到理论的职教师资引进、培养方式,显然不能满足职业教育对师资的要求。必须进行改革。

所以“方案”明确提出“从2019年起,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相关专业教师原则上从具有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并具有高职以上学历的人员中公开招聘,特殊高技能人才(含具有高级工以上职业资格人员)可适当放宽学历要求,2020年起基本不再从应届毕业生中招聘。”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这一条释放了三个强烈信号:一是合格职教师资非常重要,是人才质量保障的基础,必须引起职业院校高度重视;二是职教师资必须具备丰富实践经验,否则无法培养出具有实践技能的学生;三是各行各业的能工巧匠都有机会到职业院校任教,不受学历和出身限制。

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机电学院学生在3D打印中心实训学习

对于学历教育与职业培训的改革,是这次改革的重点之一。《方案》明确:技能大赛获奖者可免试入学应用型高校,意义在哪里?

彭振宇:意义一,体现了“不拘一格选人才”“用人才”的思路。只要你足够优秀,就给你机会和渠道;第二,体现了国家对职业教育、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高度重视。是新时代的“360行,行行出状元”。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那样“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

当然关于技能大赛,目前从层级上有省赛、国赛、世界技能大赛,从专业覆盖面来说,基本覆盖了主要的专业大类。在社会上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但我认为也需要正确认识这些比赛的目的和意义。技能大赛的本质是促进技术进步、选拔技能精英、以赛促教、以赛促学。它本身的竞技性质,决定了它不可能是一种普及性的活动,参加的人不可能很多。

因此我想说三点:一、大赛本身是手段不是目的。不能为了比赛而比赛,或单纯为了获奖而比赛。二、不能因为技能大赛影响正常教育教学秩序。三、不能为了培育“少数”参赛者,少数技能精英,而忽视对“大多数”学生的培养。

改革最引人关注的一点是今年起将在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启动“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这是进一步发展“技能+学历”的培养模式吗?

彭振宇:实际上这个“1+X”证书制度,我认为就是过去在高职教育界研究多年的“一教双证”,只是换了一种说法。所谓“一教双证”,就是在一种教育体系内,实行两种证书的制度。两种证书,一种指学历证书,一种指职业资格证书。湖北、武职,可以说在这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我有幸参与其中。早在2001年,湖北就开始启动这方面研究,然后次年开始试点,然后全国各地从上到下出现很多课题进行“双证”制度研究。这反过来说明,国家推出“1+X”证书制度具有深厚的研究基础,经过了充分论证。而且不仅这一条是这种情况,可以说“方案”7部分20条中的每一条都有充分的研究基础,体现了职教界近20年来的学术研究积累成果,体现了一种集体智慧。所以我们看上去觉得十分“眼熟”、十分亲切、十分接地气。

这个制度的推出,深刻说明了两件事:一是职业教育是一种跨界教育。它不仅仅只是国民教育序列中的一种学历教育,它还必须与产业界紧密结合,融合发展,必须重视职业资格技能教育。说得通俗一点,上职业院校不仅仅是想学文化知识获得学历文凭,还需要掌握相关职业技术技能,满足胜任职业岗位或岗位群对职业能力的要求,获得职业资格证书。二是能就业、就好业是硬道理。在职业院校读书,最重要的莫过于学得一技之长,能够满足职业发展需要。因此,获得职业技能证书直接表明你就具备了某一项职业技能,工作能力。可以直接“变现”为一份工作并享受相关待遇。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南方航空公司戴贝正在给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空中乘务专业学生讲解航空安全知识

不少家长和学生都很关心:我上了职校,以后工资水平怎么样?有没有晋升的机会和空间?这次改革方案中有没有提到?

彭振宇:关于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以后的待遇,“方案”中多个地方有明确表述,比如在“第十五条”,明确提出“提高技术技能人才待遇水平”。具体来说:

一是“技术技能人才凭技能提升待遇”,职务职级晋升、工资分配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紧缺急需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

二是职业院校毕业生在落户、就业、招聘、职称评审、职级晋升等方面与普通高校毕业生一视同仁。

三是建立国家技术技能大师库,鼓励激励建立技术技能大师工作室,并给予政策、资金支持,可以到职业院校担任兼职教师。

所以在这一方面,广大职业院校学生和家长可以不用担心,职业院校毕业生的工资待遇与普通高校毕业生保持一致、职业发展上升通道通畅,职务职级提升、晋升的渠道和途径很多。

武职-联想培训学院揭牌

该如何激励校企合作,武汉职业技术学院这方面有哪些探索?

彭振宇:关于如何激励校企合作,我认为从大的方面来看,主要有三条:

一、要让企业作为职业教育主体成为法定义务。通过法律的形式,明确校企双方的责、权、利。不是说你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而是你的一个法定义务;

二、要建立职业教育企业遴选制度。不是说什么样的企业都可以进行职业教育。首先要有一个资质的问题,要研究制定教育企业遴选标准。然后要建立教育企业发布制度,遴选出来以后要向全社会发布,接受民众、职业院校监督、选择。对企业来说,能够承担职业教育甚至应当是企业的一种荣誉。

三、要让企业有“利”可图。追求利润是企业的天性,无利可图,企业自然就没有动力。但在校企合作中,企业的“利”,并不仅仅指经济利益,它还可以是人才储备、技术创新,长远来看,它还是可以转化为经济利益,为企业创造价值。我们要让企业看到这样的“利”,吸引它来跟你合作。

现在很多企业与职业院校合作热衷于卖产品、卖设备,或者把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来使用。这不是校企合作的本意。要牢牢把握职业院校校企合作的本质和初心: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和技术技能积累创新。

武职在这方面努力探索了很多年,也取得了一些成绩。现在学校基本形成了一种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长效机制。这种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意识和思想几乎已经融入到全校上下所有教职员工,贯穿到专业建设、课程改革、教材建设、教师培训、教学组织等学校人才培养工作的各个环节和方面。目前,我们与一大批行业龙头企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比如科大讯飞、华星光电、京东方、联想集团、顺丰航空、新华三、都市丽人等。去年我们获得的三个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中,有一个就是校企合作方面的项目。

【实训课】学生在进行食品检验实训

总结一下,这次改革给职业院校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彭振宇:一个研究者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方案”的出台,对武职也好,对其他高职院校来说,都提供了非常多、非常好的机遇,当然也面临很大的挑战。机遇在于过去很多不能做、不敢做、不愿做的事,现在有了明确的目标和说法,有了清晰的施工图,大家可以在“方案”的指引下,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比如50所特高校、150个骨干专业、300个产教融合实训基地、100个双师型师资培训基地等等。最大的挑战可能在于,当机会来临的时候,我们是否真正做好了准备,随着“方案”及其配套文件的逐步落地落实,这对全国高职院校来说都是一次“大考”。作为武职的一员,我特别希望武职能够顺利通过这次“大考”,并取得优异成绩。

从左至右:《上课啦》主持人张宇、草莓、武职彭振宇教授、董豆豆老师

(责任编辑 刘小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