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V访谈 | 李杰代表:领跑世界中国药企能够实现

03-26 22:03   长江云  

全国人大代表、人福医药集团股份公司总裁、宜昌人福药业公司董事长李杰谈起参加2018全国两会的感受时说道:“作为一个基层的代表,我最关心的问题,当然是与企业的发展,特别是与医药行业的发展相关的问题。想了解国家对医药行业、大健康产业实施什么政策,对企业在创新、转型、升级等方面有什么样的新举措。听了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后感触很深,很多答案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讲得非常清楚。例如总理要求中国企业从跟跑,并跑到领跑世界,这就是创新。”结合医药行业的创新升级,他接受了长江云记者的采访。

《政府工作报告》为医药行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处在医药行业的我很清楚,我们以前是跟着人家后面,最先是国外一些企业把专利到期的成熟产品引进到中国,中国开始仿制,这叫仿制药,这就是跟跑。稍微前进一点,开始引入国外已上市而在国内未上市的药品进行生产,这叫首仿药,实际上还是在跟跑,(但)就是稍微比跟跑又前进了一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经济的发展,企业逐步意识到必须要有自主知识产权,我们就主动地出去,跟国外的一些研发机构、大学一起合作,共同开发。(比如)在麻醉领域,跟世界同步研发产品。我们跟德国、美国合作,同期在做临床的一些新产品,这就是在并跑过程中。

中国改革开放了40年,(从跟跑到并跑)我们花了大概30多年的时间,有很多深刻的教训。现在我们要走在世界前列,中国的经济现在已经占世界总量第二,很多领域中国制造和中国创造已经在世界上有了一定席位,医药工业同样如此。

今后我们不能老是跟别人并跑,现在已经有条件,也有能力来领跑世界。制药不是一蹴而就的,今天做明天就出来,它的几大特点:投资大,周期长,当然风险也是巨大的。一个产品可能前面都做好了,做到第三期临床,到最后的阶段,宣布这个产品不行,投资也不是几百万、几千万,是几个亿,8-10年时间。或者投进去多少亿,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废掉了,这对企业来说是重大的损失,对企业从财力、精神上都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在做产品每一步的时候,都要非常谨慎、非常认真,并且还要请行业专家在各个时期对风险进行评估、提示,同时做到每一步都要依靠这些专家,解答很多难题,才能决定这个项目是不是继续往后走。做领跑并非容易,要花时间和巨资,我也希望各级政府在支持医药工业发展方面,要给予更大的投入,给予政策的支撑,使中国制造和中国创造的一类新药能够尽快地走出来、走向世界。这是在创新。

克强总理在报告中间,也明确地提出了支持企业向世界先进水平对标、达标,鼓励弘扬工匠精神,来一次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这是什么意思呢,克强总理是比照中国目前很多行业来讲,我们的生产技术质量体系还没有达到国际最先进的水平,比如说像制药行业,大家公认的国际上最先进的是美国的FDA和欧盟的标准,那是世界上公认的最高的制药生产技术质量标准。中国有中国的GMP,虽然说两版以后基本上接近了欧盟的标准,但是要严格地按照欧盟的标准,我们还有一定的差距。

这些年,我们宜昌人福和人福医药集团,都在对标美国的FDA和欧盟的标准,质量体系在对标国际,主动地高于中国的GMP标准。通过努力,我们在武汉、宜昌分别建立了符合美国FDA和欧盟质量体系的工厂,这样就使我们的制药工业的质量体系达到了世界最高标准。中国的制造品质是不是来了一次飞跃?克强总理报告中讲的这些,我们认为,都是切切实实跟我们平时工作中很多方面契合在一起,但是中国制药工业是不是都要这么做呢?如果中国医药工业都能够对标美国FDA和欧盟的标准,中国的制药工业是不是一次大的飞跃,也是不是一次品质的革命呢?我认为这样的话中国制造品质肯定提升得更快,这两点我体会非常深刻。

中医药的保护要从源头抓起

中药是中华民族五千多年这么传承下来的,是中国的国宝。是在人们长期的生活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包括李时珍等等这些医圣,他们是在帮助人民解除疾苦的实践过程中,总结古人和自己,创造发明了中药的疗效,它是有中药理论的。按照中医理论和中药结合在一起,在定性的方面我认为比较多一点。有些产品提了纯的可以定量,比如青蒿素,我们是在青蒿里面只把青蒿素提出来,然后把它制成西药再去进行治疗,国外是认可的,大家都认为效果确实很好。

我们中药绝对不能按照西医的理论来进行研制,或者是按照它(西医)的理论来进行推广,这样的话,中医这种中华民族传承了几千年的好东西被西药给搞乱了,我希望不要这样。那么究竟怎么来保护它,为人民生活解除疾病,来服务呢?这个里面需要真正的中国中医专家按照中医理论和中药的有效用途,来进行发展,来传承中华民族的“魂宝”。

我个人认为中国中医药要发展,可能要从源头抓起,中国有很多中药材的原产地,道地的中药材都是很清楚的,比方说长阳有皱皮木瓜、恩施有鸡爪黄连等等这些,我们湖北省有很多种道地的中药材。而这些道地的中药材可能有种植的,也有天然的,当然了在李时珍这个年代我想可能没有大量的种植,肯定是野生的,确实种植的和野生的疗效还是有所区别。而现在的话倒不是野生和种植的区别问题,现在问题是在道地的中药材在原产地区可能产量并不高,可能在别处种的产量很高,价格也很便宜,而道地的中药材可能价格又贵,按照别处种的价格销售还是亏损的,是卖不出去的。那么都是同样一味中药材,而在市场上的价格悬殊很大,这样的话真正的、道地的中药材没有市场,这就出现了一个“劣币驱良币”的现象。大家更多的可能去买品质不太好、质量也不太好,也不是地道的中药材,但是它便宜,虽然检测它也是(中药材)这个东西,但使我们一些真正道地的东西它就没有了市场。农民不管是种植还是野生的采摘就没有积极性了,卖不出去,或者说花了很大的成本,最后卖的是一个亏损的价格。这样就使我们道地的中药材怎么样得到保护要纳入议事日程,怎么样对品质来鉴定,哪些是道地的,哪些不是道地的,还是靠政府和市场来共同做一些工作,包括国家有关政策要提供一些保护。才能使我们真正的道地的中药材、好的中药材得到真正的保护和发挥它的效益。有了这些好的东西,才能真正把中药材、把中医药的名声保护起来。

改革开放40周年,您的感受是什么?

我是1980年参加的工作,应该说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这40周年,我工作了38年了,1978年改革开放、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我经历了整个改革开放,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怎么说呢?结合我们医药行业来说的话,在我们的心目中,改革开放前中国是一个缺医少药的现状,有一点药很不容易,特别是进口药几乎没有,只有改革以后允许中国办药厂。自己感受最深的就是,一定要学习国家的大政方针,看到改革开放,坚信中国的改革开放坚定不移。怎么样走?要不断地创新,怎么个创新?一定要看到国际上这个行业最先进的水平是什么,我们跟跑,跟谁跑?我不能跟着一些落后的去跑,跟着那些国际上目前最先进的东西是什么?中国没有,就要学习先进的技术、先进的质量,以及先进的营销模式,来制定发展战略。

现在的发展速度特别快,好的企业都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像克强总理说的,已经跟国际先进水平在对标、达标。比如人福十年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国际标准,什么是GMP,我们也想做,但是我们不会做。(现在)我们的产品已经通过了美国FDA的现场检查,并且拿到了美国的ANDA,产品已经销往美国,在美国的货架上已经看到了湖北人福生产的产品。这是一个大的跨越,40年从一个缺医少药,到现在走向世界,和世界同类水平的东西共同竞争。下一步要按照克强总理说的,从跟跑、并跑,到今后考虑怎么样领跑世界,我相信中国医药行业绝对可以实现。

(湖北广电融媒体两会报道团 责任编辑 何潜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