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V访谈 | 推进健康扶贫,要打通农村“最后一公里”

03-14 15:37   长江云  

长江云报道 2018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大精准脱贫力度,深入推进产业、教育、健康、生态扶贫。

健康扶贫在两会上的高关注度,在于全国3000多万剩余贫困人口,疾病是诸多农村居民致贫的首要因素。倘若得病,尤其得重病大病,几乎每个人都可能沦为赤贫。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有60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0.2%降至3.1%。但同时,因病致贫占比却从42%上升至44%,因病致贫、返贫成为脱贫链上的“硬骨头”。那么这块硬骨头该如何啃下来呢?记者分别采访了住鄂全国政协委员胡豫和鲁友明,看看他们对健康扶贫有什么新思路新想法?

记者:随着健康扶贫工作进入攻坚阶段,剩余贫困人口以深度贫困居多,患病情况不一,各自需求不同,这种情况下,您(胡豫)觉得健康扶贫工作要从哪些方面精准发力?

住鄂全国政协委员胡豫:“第一个要建立广泛的信息数据库,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建立一个广泛的数据信息库,第二个,对重点贫困地区的重点病人进行对口帮扶,这个像心血管疾病,骨科疾病、眼科的白内障,我们都可以派相应的医疗队去,在高发病区对这些疾病进行相对应的处理,这就是解决一部分疾病的因病致贫问题,第三个建议就是政府医疗资源整合不够,如果能够形成合力,我们可以尽量减少他的花费,使他在治疗上能够得到最高的效率,对于重点贫困人群要建立一个信息化的平台,他这个病到底需要哪几个部门共同发力,才能不掉入贫困。第四个建议就是在农村进行宣教,竖立早诊早治,预防为先的理念。”

记者:对于健康扶贫,您的关注点在深度贫困地区的农村和乡镇上,在您(鲁友明)调研过程中,农村和乡镇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

住鄂全国政协委员 鲁友明:“第一在广大农村和乡镇,合格的医护人员严重不足,甚至是没有,各村是没有村医的。第二乡镇一级的卫生院基本硬件没有,不够,贫乏,第三我们现在的医保政策,尽管涵盖了广大的农民和乡镇居民,政策把握不够,真正农民看病哪些能报销,哪些不能报销,政策落实不到位,导致有一些医疗诈骗的现象,目前这三个问题是我们贫困农村的村民导致贫困的一个首要问题就是由疾病治疗引起的贫困,这是全国的一个普遍现象。”

记者:针对这些问题,您(鲁友明)认为应该怎样改善农村和乡镇医疗条件和水平?

住鄂全国政协委员 鲁友明:“首先要由政府主导,由大中城市的中心医院来联合对口,迅速地在边远农村和乡镇医院进行对口的培养和培育,教育一批合格的医护人员,在农村和乡镇卫生院工作。第二个,要让这些村医和乡村医务人员能待下来,我们要解决待遇问题。第三个基本设施,在乡镇这一级卫生院,由政府主导,也是大中心医院进行点对点的联合,构建一批有相当水平的乡镇卫生院,至少乡镇卫生院能诊断一般的疾病,然后就是怎么在跨区域的乡镇范围内建立一批具有高水平的诊疗中心。农村和乡镇医疗体系有三个支点是必须建立的,一个是村医,第二村医务室,第三乡镇卫生院,必须要构建好的,没这三个支点,我们不能解决基层最大部分普通民众的疾病诊疗问题。”

记者:健康扶贫工作链条上有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您(鲁友明)为什么把目光聚焦在农村健康扶贫最薄弱的这个环节?

住鄂全国政协委员 鲁友明:“我是从大别山很贫穷的一个农村出来的,每次回到家乡,回到村里,我看到空巢老人,他们的医疗条件和健康状况,我非常地担忧,我现在生活在武汉市,我在美国生活了25年,我对比了一下,我们武汉市、北京市、上海市的医疗健康水平,其他的生活水平比美国纽约、洛杉矶、芝加哥这些大城市都要好,唯独我们要达到富裕国家的水平,我们最差的一点就是农村乡镇问题,医疗条件和健康水平,健康扶贫要打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我们把农村和乡镇的健康扶贫解决了,我们就是一个富裕国家。”

(湖北经视 汪艳 车云鹤 责任编辑 何潜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