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检察日报2015年刊文报道 周洪宇呼吁建立宣誓制度

03-17 17:00   长江云综合  

人民日报2015年刊文:让宪法法律享有最高权威

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人民权益要靠法律保障,法律权威要靠人民维护。全体人民都应该成为社会主义法治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

向宪法宣誓

“将每年12月4日定为国家宪法日。建立宪法宣誓制度,凡经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者决定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正式就职时公开向宪法宣誓。”日前,全国人大代表、民进湖北省委会主委周洪宇向记者背诵出这段来自《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文字,仍难掩激动。10年来,他多次向全国人大提出关于设立国家宪法日、向宪法宣誓的建议,终于在去年被采纳。

早在2003年,周洪宇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便提出了5件关于建立宣誓制度的建议。2005年周洪宇再次提出了设立国家宪法日、向宪法宣誓的建议。

“在人民注目之下,举行庄严的宪法宣誓,可以强化宣誓人的法律意识,对法律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周洪宇说,建立宪法宣誓制度,是彰显宪法权威、贯彻国家依法治国方略的重要举措,是政治文明进步的表现,符合我国国情实际需要。

向权大于法说不

向宪法宣誓,高兴的不止是周洪宇。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启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新时代。过去的一年,一批贪官巨腐的落马让法治权威得到彰显,一批冤案昭雪则让民众看到了法律尊严。”全国政协常委、大成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彭雪峰说。

“让法律享有最高权威,通俗地说,就是让社会成为真正讲规矩的社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说,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成“讲规矩的社会”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要立善法、良法。

“现在的法律体系中,依然存在一些法律法规不能全面反映客观规律和人民意愿,针对性、可操作性不强的问题,立法工作中部门化倾向、争权诿责现象较为突出,甚至还有法律打架的现象。这些都不符合‘良法之治’的要求。”全国政协常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朱孝清说。

权大还是法大,这是法治社会首先要明确的问题。树立法治权威,国家治理才能免于媚向权力。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亟须树立宪法法律权威。”彭雪峰说,虽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但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还存在,特别是对权力的规制还不够,权大于法的现象依旧存在。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咸宁市市长丁小强说:“让政府权力在法治轨道上运行,需要用法治的‘紧箍咒’给政府权力划定边界。要坚持职权法定、行为法限,并完善责任追究制度。”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维护法治权威关键是严格执法,政府部门首先要守法,严格执法,让群众看到法律是真正得到执行的,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不管什么人违法都要承担法律后果。”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明蓉认为,法治权威来自于群众对法律的信任,信任建立在法律能够得到严格的执行。

“执法人员不能严格依法办事,只会将小问题引向大矛盾。”全国人大代表、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公安局惠农分局副局长张仙蕊说,执法人员执法随意,只会让法律被搁置、规则被抛弃,法治建设成为“花架子”,法治权威荡然无存。

张仙蕊认为,树立法治权威,就应该“从基层做,从小事做,让老百姓从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以前,要是农民工工资被拖欠了,真是不知道该咋办,现在已经有农民工知道求助公益律师了。”说起农村人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感受,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忻州市原平子干乡子干村党支部书记栗翠田感触良多。

普法既讲义务也讲权利

在朱征夫看来,手握权力的人不遵法守法,法律就不会受到尊重,这样就会导致法律人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现在很多法律从业人员很迷茫,存在感、归属感和职业认同都有很大问题,比如一些法官会更多地关注升职、谋求更好的待遇,而不是真正履行好法律职责。”朱征夫感叹。

“国家宪法日”的设立,便是对法律信仰问题的回应。去年12月,首个国家宪法日时,全国各地法院、检察院举办了多场宣誓活动。“国家宪法日宣誓活动既增强了执法、司法工作人员的法治信仰,也是对全社会的一次普法教育。”李明蓉说。

普法教育是在广大群众中树立法治信仰的重要方式。在栗翠田看来,基层的老百姓对依法治国的认识还停留在抽象的概念层面。“知道拿起法律武器了,但是还不知道这个武器怎么用”。今后,要进一步加强在基层普法宣传,不仅要让群众遵法守法,还得学法用法。

学法用法,重在维权意识的提高。“普法教育不仅要讲义务,也要多讲权利。既要讲公民的自由权、平等权、财产权,也要讲公民的批评权、监督权、参与权,还要讲依法行使这些权利的方式,以及当权利受到侵害时依法获得救济的方式。”朱征夫说。

检察日报2015年刊文 周洪宇:十年前曾呼吁建立宣誓制度

前几天我受邀列席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参与审议通过了《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作为最早提出实行宪法宣誓制度建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我倍感振奋。

(一)

还记得去年10月28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文发布。当看到“将每年十二月四日定为宪法日,在全社会普遍开展宪法教育,弘扬宪法精神。建立宪法宣誓制度,凡经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者决定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正式就职时公开向宪法宣誓”这段文字时,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和喜悦,用钢笔在报纸的这段内容处圈了个圈。因为早在10年前,我就曾向全国人大提出建立国家宣誓制度、制定“宣誓法”的建议。当年提这份建议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宣誓这一规范化的程序,强化宣誓人的法律观念、法律意识,对法律时时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宣誓虽然只是一种形式,但却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2003年3月,我第一次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当昂头看着人民大会堂正门上端巨大的金色国徽,满怀激情与喜悦步入人民大会堂时,便深切感受到肩上的责任和重担。面对庄严的国徽,我在心里默默宣誓,一定要尽一个人大代表的责任,履行好代表职责,行使好人民赋予的神圣权利。

纵观世界各国议员和政府要员上任的普遍做法,我认为新当选的人大代表也应该有一个宣誓程序,以便体会到一种神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样也许“失语”代表、“雷语”代表会少一些。就在当年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我一口气提出了20多件议案和建议,其中包括《关于实行司法人员入职宣誓仪式的建议》《关于实行检察官入职宣誓仪式的建议》《关于实行法官入职宣誓仪式及修改<法官法>的建议》《关于实行律师入职宣誓仪式的建议》《关于实行教师入职宣誓仪式的建议》等5件关于建立宣誓制度的建议。

这些建议主要针对司法工作者和特殊职业工作者,目的在于规范司法工作者的司法行为,维护司法公正,更好地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

(二)

2005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我更进一步提出了建立国家宣誓制度,制定“宣誓法”的建议,将其范围扩大为所有国家公职人员。因为我国宪法规定,国家权力属于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国家公职人员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职权,也应承担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职责。国家公职人员在开始行使权力时,应该对授予其行使权力的人民表态,这种表态就是宣誓。宣誓不仅是一种就职仪式,而且应当是国家公职人员任职的一项法律程序。建立国家宣誓制度,有利于强化宣誓人的法律意识和权利属于人民的主体意识,也有利于促进宣誓人遵守宪法和法律。在人民注目之下,举行庄严的就职宣誓,可以对宣誓者产生积极的心理暗示。宣誓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借助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和社会监督,把外在的法律规范、职业要求内化为个体的需要。建立国家宣誓制度有利于昭示人民监督国家公职人员,也有利于公职人员启动内心的道德资源,遵守宪法和法律,忠于国家和人民利益。

记得我在10年前提出这一建议时,尽管响应者众,叫好声大,但社会上有些舆论并不支持,有的代表也不理解,不愿签名联署,觉得这种举行宣誓仪式的建议,搞形式主义的一套,有照抄照搬西方国家做法之嫌,不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面对某些同志的疑虑,我没有灰心,坚持认为建立国家宣誓制度,举行国家公职人员宣誓仪式,是彰显宪法权威,贯彻国家依法治国方略的重要举措。是政治文明进步的表现,也是符合我国国情的切实需要。为打消人们的顾虑,提高建议质量,使之更为科学合理,也把问题说得更清楚,我曾专门与法学专家、武汉理工大学文法学院陶双文教授一起研究,对建议内容逐条进行修改完善,陶双文教授从专业角度提供了许多宝贵意见,给予了积极协助。

(三)

我本人研习历史,后从事教育,并非学法律出身,对于法律知识方面,可以说是个“门外汉”。但深知法律对于国家政治文明建设的重大意义,所谓“国无常治,又无常乱,法令行则国治,法令弛则国乱”,法律对于国家治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以后,觉得有责任掌握法律知识,有义务对于法治建设和法律法规完善进行建言,遂结合工作与履职需要对法律知识进行“恶补”,并经常向法律界的专家学者进行讨教。

迄今为止,当全国人大代表的13年中,我共向全国人大提交220多份议案和建议。其中,2005年提出的“关于制定反腐败法的建议”、2009年与2010年连续提出“关于修改立法法的议案”、2012年提出的“关于制定文化产业促进法的议案”、2013年提出的“关于制定清洁空气法的建议”、2014年提出的“关于建立国家荣誉制度,制定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的建议”等,都被列为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中的重要立法内容。

作为一名人大代表,我有信心更有义务在未来的岁月里为国家法治建设尽个人更多的绵薄之力。

(责任编辑 何潜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