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女童幼儿园内被撞伤!事发半月责任划定仍无说法!

©原创   04-22 13:50  

近日,武汉市民曹女士反映称,自己四岁的女儿萱萱,4月3号在幼儿园因被同学冲撞后头部受伤,被紧急送医,由于情况严重医院一度下发病危通知。目前孩子虽已出院休养,但对于孩子在幼儿园发生的这件事,责任的划分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4月16号,记者在武汉市武昌区大成路见到了萱萱的妈妈曹女士。

曹女士:当时看着孩子抱进去的时候放在手术台上面的时候一下都没有动,一下子都没动,真的是让人很心寒,我妈妈都哭了,你说做骨刺是多疼啊,还是个小孩。

回想起4月4日当天女儿萱萱在手术室的情景,曹女士顿时泪如雨下。曹女士告诉记者,孩子萱萱就读于武汉市武昌区后长街幼儿园,4月3号下午,外婆接孩子放学时,发现其衣袖上有血迹,手掌有明显的伤痕,立马询问了幼儿园老师,老师表示,萱萱是在和同学们玩耍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校医已经看过并无大碍。于是,一家人也没有太在意。

手掌的伤痕

头部伤痕

没想到,第二天上午,孩子一起床就出现吐血、流鼻血的情况,此时,外婆认真检查才发现,孩子额头跟部还有一块淤青,随后便紧急将孩子送往了医院进行治疗。曹女士:还有其他的事情也是在他们知情下没有告诉我,因为我妈妈只看到她的手嘛,她有一排刘海,头上的伤都没发现。

身体不适呕吐的萱萱

事发后,经过多次请求,最终,在警方的陪同下,曹女士查看了当天的监控视频。视频显示:

11:50

课外活动时候有两位男同学因抢夺玩具出手打了萱萱。

14:35

午休结束时,站在床边穿衣的萱萱被奔跑过来的同学撞倒,头部撞向了床架,身体躺在床上没有动弹。老师多次经过,对于反常现象都置之不理

15:45

孩子出现流鼻血的状况,也未引起老师的注意,最后自己用衣袖擦拭血迹。

曹女士:我当时就在想老师会不会把她扶出来,结果老师看了一眼走了,我孩子依然躺在那里,然后她自己慢慢的走出来。

曹女士告诉记者,萱萱血小板较少,一旦经过撞击就容易引起出血的症状。目前,孩子已经脱离危险期,出院休养,但曹女士的疑问仍未解开。

就医前的萱萱吐血、鼻孔流血

事发后,曹女士一家曾多次联系园方,但涉事老师不出面,园方避重就轻的态度,让曹女士十分心寒。

曹女士:我孩子病情我认了,我现在就只说这几件事情你们老师是知情的情况下,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是告诉我,我当天晚上就去医院,我何必到了早上孩子吐了那么多血,还被医院下了病危,我不要你们赔偿我要的是个公道,能不能道一个歉。

那么事情发生已有半个月,进展如何?

4月16日下午,记者陪同曹女士来到武昌区后长街幼儿园了解情况。在校门口等待20分钟后,终于有一位刘姓老师隔着铁门接待了我们,不过,她并没有答应我们见园长的请求。

刘老师:幼儿园现在是孩子的休息时间,在这里谈不是很方便,如果您要谈,我们就近的司法所和派出所都可以。

多方争取之后,园方答应第二天早上在武昌区教育局面谈。4月17日上午9点,记者和曹女士来到武昌区教育局,在信访接待室,近两个小时的商谈过程中幼儿园路园长对于园方是否有责任这一问题始终未正面回答,始终强调,建议学生家长走司法程序来解决问题。

路园长:我觉得这个东西都是可以说的清楚,都是可以看得到的,我也希望公平公正公开。但是肯定要有一个章法,该有哪些部门看,哪些权威部门去鉴定,我想应该是有这种章法。所以还是我觉得走司法程序,包括有质疑的地方请专业人士鉴定。

采访中的曹女士

那么,距离事发已过去半个月的时间,作为主管部门,为何仍未对此事进行责任划分认定?对此,武昌区教育局甘副局长解释道:如果说是对责任的划分,或者说幼儿园该承担多少,我跟你直说从行政管理来说,打个比方这个小孩摔了一跤身上出现系列病的症状,她跟摔跤之间有没有必然因果关系?我跟你直说,这是我们到现在为止还迟迟不敢说是不是安全责任事故的主要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教育局迟迟未能定性。

当天甘副局长也表示将受理曹女士的这起信访案,在7个工作日之内给予曹女士回复:我们也会根据您的想法根据事实根据政策法规,根据这些东西作出决定之后再回复您,7个工作日之内我会跟您跟回复。

一个四岁大的女孩,从幼儿园接回来身上多处伤痕,幼儿园显然难辞其咎。一味地躲闪、回避,并不利于事情的解决。家长把小孩子交给幼儿园,就意味着监管责任的托付。在此期间,幼儿园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对于此事的后续发展情况,我们也会持续关注。

记者:邱骏驰

编辑:文莉

审核:刘征、柳芳